猫癌感染者

ponpon miaomiaoฅ^•ﻌ•^ฅ

【双叶and伞修】清明时节雨纷纷

愿离人黄泉安眠
愿留人俗世安好

漫漫红尘为谁吟:

#清明节安康#
#各位懂的肯定是be#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不喜轻喷#
#今天的文依旧短小精悍呢#
2025年春。
叶修和苏沐橙并肩走向南山公墓,将一束白花放在墓碑前,墓碑上的少年笑得一脸灿烂,可惜早如昨日阳光,消逝得无影无踪。
“这次怎么买的白色花?”叶修转头问苏沐橙。
“轮到这种颜色啦!”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俏皮地说,“哥哥看多了那些七彩斑斓的花也该看厌啦!对吧哥哥。”
一阵风吹来,树叶被吹得刷刷响。
叶修不置一词,静静地看着眼前和故人长得差不多的女孩对着墓碑絮絮叨叨地唠叨着,从自己在兴欣呆的近况再到和楚云秀一起逛街看了什么电影,像是唠家常一般。
叶修没有什么话想和苏沐秋说的,他不像苏沐橙那样什么琐碎的小事都说出来,他一直都相信,苏沐秋会跟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共创一个又一个荣耀。
虽说走这条路的一直都是自己。
但苏沐秋永远活在自己的荣耀里。
有时叶修也会在一个无风的夜晚想到苏沐秋,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苏沐秋还活着他的荣耀会是怎么样的,想到苏沐秋拿来记录他们胜负的小本本,叶修总会笑出声。
对于苏沐秋的死,叶修在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心就像被挖开了一个洞,痛得他无法感知,无法呼吸。他不相信这么一个少年就这样被一场事故带走了生命,不过就在那一瞬间,如果,如果自己可以陪他一起去,事情会不会就不一样?
可惜没如果。
上帝太喜欢苏沐秋了,不愿意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浪费光阴。
叶修这样向苏沐橙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苏沐秋总喜欢说,人生的路还是很长的,其实,人生的路可没有那么长,上一秒你还在侃侃而谈,猖狂不羁,下一瞬你的生命就有可能画上休止符。
“我看到果果了,哥,我们明年继续聊啊。”苏沐橙拍了拍墓碑,“现在是我拍你头啦哥哥,我长高了哦。”
“走了。磨叽啥?我还要抢boss呢。”叶修叼着烟说。
“知道啦,小心果果看到打你。”苏沐橙指了指叶修嘴上的烟,叶修耸了耸肩,随着苏沐橙走出了墓地,就在苏沐秋的墓碑快要消失在视野中时,叶修转头,望着苏沐秋的墓碑,在心里说了声。
再见。
我会继续我们的荣耀。
—————————————
2029年。
叶秋将车停好后,只身一人走到了南山公墓。
天空下着小雨,叶秋撑开伞,慢步走向两座墓碑前。
墓碑前的花开得正鲜艳,想必是刚放上的,叶秋松了口气,他实在不会和苏沐橙相处。
“哥,我来看你了。”叶秋将花放在墓碑前,又顺便把另一束花放在隔壁的墓碑前。
叶秋是在前几个月才得知叶修的死讯的,当时他远赴美国出差,等他回来时,周姨肿着眼睛对叶秋说出了这一可怕的事。叶秋当时整个人就呆在那了,大脑立刻当机。
叶修死了?
一直骂自己笨蛋弟弟的混账哥哥消散在这世上了?
再也不复存在了?
叶秋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出门前叶修还活蹦乱跳在那守着电脑抢boss,叶秋当时还强行把电脑屏幕关了并让叶修照顾好小点来着。
如今呢?
他没有遵守他的诺言。
周姨低低的抽泣音将叶秋的注意力拉回。叶秋突然明白一件事,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要撑起这个家,不能让它塌了。
这也是他的家。
自己再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叶秋安慰了周姨好久,又安排其他佣人按照往常一样干自己的活,又跑去安慰悲痛欲绝的父母。
这一来二去,居然捣鼓到十二点。
叶秋也不想吃饭了,他推开房间门,整个人瘫在床上,扯过被子盖在头上,眼神空洞无神,连悲伤都不曾拥有。
叶秋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是在小时候嬉笑打闹抢对方东西的时候?还是在被小混混围住勒索的时候叶修冲过去抱住小混混的腿大喊笨蛋弟弟快跑的时候?亦或者是在他从公园里抱回一只脏兮兮的小狗说要养的时候叶修一脸嫌弃但还是帮叶秋请求父母的时候?
叶秋不知道。
他没有想到叶修在他生命中已经变得如此至关重要,他更没想过假若有一天叶修永远离开他的时候他的生活怎么过。
其实自己对叶修的心意,早已在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了。
每日每夜辗转难眠,习惯性的帮叶修收拾书包,每次起床后总会跑的叶修房间准备喊人起床,推开门看到空荡荡的床才发现叶修离家出走了。
那空荡荡的床,就像叶秋空荡荡的心。
巨大的空寂感,压的叶秋喘不过气来,
叶秋为了逃避这个现实,便发疯似的学习,不断的做题,做题,每天深夜时,叶秋总在写作业。
让自己忙到忽视这件事,忽视掉叶修已经不在家的事实,忽视掉自己内心的空寂感。
虽愚蠢却很有效的方法。
其实叶秋心里还有一些期盼,期盼他会回来,嘉世的每一场比赛他都认真的看,看着叶修操控的一叶之秋在台上创造荣耀的时候,他的心情也为之雀跃。
但至从第四赛季以后,嘉世的情况急转直下,叶秋在第四赛季讨厌上了霸图,然后是蓝雨,然后是微草。
在嘉世宣布了叶修退役了之后,叶秋手上拿了的签字笔从手中滑落,沿着桌边摔到地上。叶秋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盯着那条新闻看了好久,好久。
他是不是要回来了。
他没有。
叶秋明白,虽然叶修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但是他骨子里的倔强,是改变不了的。
因为担心他,他给他发了条信息。
他说他在嘉世对面的小网吧里做网管。
怕他受委屈,叶秋头一次翘掉了工作不远千里从B市赶到H市。
只为看他一眼。
看他生活的好不好。
叶秋回来后,继续等着叶修回来。
他终于回来了。
在世锦赛过后,叶修真真正正的回来了。
可惜不过四年的时间,他又走了。
这次是再也回不来了。
叶秋空洞无神的眼睛终于恢复了点光亮。一滴眼泪悄无声息的滴落在被子上,洇湿了一小块棉花。
骗子。
说好的回来呢。
为什么又走?
叶秋伸出手,想是抓住什么,但抓住的不过是一团空气。
什么都没有。
墓碑前,叶秋静静站在那好久,最终还是苦涩地开了口。
“哥,小点死了,这次是真真正正的死了,它生病了,很严重的病,我让医生实施安乐死了。当时它的眼睛里好像有水雾,小点也舍不得我们,哥,没准你可以看到它咧,你得帮我照顾好它。”
“哥,突然发现一件事,人死了,不过是悼念一下,就过上正常的生活了,这个世界好冷。而且发现,我也是这样。”
“哥,你的荣耀登录器我没扔,还让人帮我弄了张账号卡,玩了好几天发现我真的不会玩,不许嘲笑我。”
“阿修,每次经过你房间我心里都好痛。”
“阿修,我好想你。”
“阿修,我爱你,虽然你爱的不是我,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一阵轻风吹来,轻抚着叶秋的衣摆,叶秋琥珀色的眼眸中,早已被悲伤淹没。
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
有些人,却怎么也回不来了。


评论

热度(27)

  1. 猫癌感染者红尘.今天依旧要吹爆双玄.吟 转载了此文字
    愿离人黄泉安眠愿留人俗世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