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癌感染者

ponpon miaomiaoฅ^•ﻌ•^ฅ

0706大眼生日快乐啊!!!

不执着于物质 却执着于情感
明天就要中考了 但中考的前一晚我却在大街上哭得很狼狈
努力不成为别人讨厌的人 却早已被他们下了定义
以及父母十几年来的打击 不管说者有心无心 听者都已有意
越长大越依赖朋友 但是依赖久了思想开始矛盾
最近经常询问自己对方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甚至连十几年的发小三年的朋友都怀疑 控制不住的想太多 精神一直被压迫着 好几次都崩溃了 却没人能倾诉分担 或许是因为他们完全没必要去关心一个心理有问题的人吧
每次想和父母谈清楚 结果却是谈到一半开始哭
也不擅长吵架 因为一开口就哭
为什么 因为心里的委屈真的压抑了很久 真的很难控制
然后就是父母不以为然 谈完我还在哭他们就已经开始谈笑了
为什么 真的很难受 真的看不到活着的价值 或者就是被人讨厌 被人嘲笑着活着

抓细节抓角落的我

p.植物园
垃圾新手拍的垃圾照片
中考完要好好练一下技术了

【喻黄】跨城去见你

甜啊甜啊甜

暮钟:

☞新年快乐,贺文哦


“队长,你那里下雪了吗?”


黄少天歪着身子把电话夹在肩头,一脚踢开了碍事的拖鞋,四处翻找剩下的暖宝宝,他分明记得就放在床头柜的,怎么就是找不到呢?放电脑的书桌后面卡了本灰扑扑的书,黄少天一个眼尖就瞄到书后面藏着的暖宝宝,正要越过堆得山高的文件书本去拽出来,分神间手机就滑落下来,他赶忙去接,手机依然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掉下去了。


咔,这么巧磕在转角的棱上了,黄少天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赶忙捡起来,一看屏幕,碎成什么样了都。


“啊啊啊啊啊——!”房间里传来的惨叫让恰好路过的宋晓简直觉得心神受到了巨大震撼,心说黄少又作什么妖了,捂着耳朵一把推开他的寝室门,“黄少你鬼叫什么呢?!入室抢……天啊……喻文州不在你就把寝室弄成这样了?”


黄少天回头朝他抛去一个幽怨的眼神,把手机举到他面前,“这都不重要好吗?我手机又碎了啊,又要处于失联状态了。”


“so?再去修一下就好了啊。”宋晓并不是很理解黄少天变怨妇的原因,“我寻思着今年大家不回家的挺多的,想整点活动,和队长合计着商量商量,手机没了不方便啊,谁知道广告商怎么挑这种时间找文州拍广告啊,活动多半得泡汤吧……啊……”


宋晓耸耸肩,“还好吧,活动嘛,一年四季都可以搞的,不差这次。”


黄少天却并不是这样想的,这已经是十三赛季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来年就要退役了,他却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是能留在这个队伍的,回忆这种东西从来不嫌多,有一分是一分,他在这个队伍待了十年左右,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他还是衷心希望,能多一点以后退役了以供缅怀的记忆,和队伍的,和喻文州的。也许老来能趁个把闲淡的时光说说当年的年轻气盛,说说从前的荣耀与蓝雨。喻文州那时候也一定也在,手里端杯山茶,听他把那些往事都娓娓道来。


一定很美好。


黄少天长叹口气,三言两语把宋晓撵出去了,转身面对满室狼藉,又是一腔心塞无处诉说。


今年蓝雨的比赛并不很顺利,网络上自然是流言蜚语漫天,一会儿说喻文州策略失误,一会儿说卢瀚文发挥太不稳定,但说的最多的却是黄少天状态下滑。甚至有人开了帖子装作很专业的样子对黄少天每一场比赛做分析,一时间说黄少天状态的人也跟着多起来。但一个队伍的胜负不是一个人能左右的,成绩走低的原因永远不可能只是某一个人。而选手自己总是最清楚的,黄少天总是拽着喻文州对着帖子骂骂咧咧。事实上,状态下降是事实,黄少天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但他并不会比谁做得差,在其位谋其事,本也是选手的原则。何况其实黄少天状态并不差,稳定发挥时照样是刺入敌人心脏的利刃,仍然是蓝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蓝雨在尝试调整,势不可避免会出现波动,这样一个过渡期,黄少天深知开年后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冬天嘛,总是会过去的。


黄少天蹲下来瞪着四处散乱的衣物,实在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好,心说要不然算了吧。忽然又想到过两天喻文州回来了,正好年底了,难不成要他回来看见这一团糟的,那自己铁定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就当新年新气象,好好收拾收拾吧。


窗外雾蒙蒙的天气,像被破纸包起来,偶尔从破洞里漏一点阳光下来。窗户上覆了细细一层水珠,黄少天忽然来了兴致,一笔一划在窗上写大大的文州两个字。弯弯扭扭的线条笨拙地凑在一起,却又偷着难得的天真气息。这寒冷的冬天也柔和些许。


黄少天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得到回答的话,他又在心里默默地想,队长那里下雪了吗。


像每一个南方人对雪的热爱一样,黄少天也不能免俗。大概也就是那点好奇心作祟,偏偏黄少天长这么大阴差阳错一次都没有见到过。有一年连广州也下了雪,但恰好他公事去了杭州,这样错过的不止一次。黄少天总怀疑雪不待见他吧,要不然怎么没次都能错过。要说他也不是那么执着看雪的,是他曾瞟到过喻文州的日记本,写过这样一些话,“雪从高处飘飘摇摇落下来的时候,天地四方都是空静无声的,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情侣,白头到老都显得俗气,最适合把细雪和脸冻得通红的人都藏在心里,收成最简单也最快乐的画面。”


彼时他还在一个人的暗恋,整日整夜为怎么跟喻文州讲而苦恼,又对喻文州的每一个细节都草木皆兵,忽然间看到这样一段话,也不知道出于怎样的心情,一记就记了很久,以至于他们在一起后也总盼望着,于是黄少天一直等一场雪,等一场他们的雪。


今年……今年也不能的话,明年自己已经退役了,到时候生活又会多些变动,况且那个时候自己也不在蓝雨了,想到这里他心里面就有点不舒服。不过谁都会离开的,舞台从来属于年轻人,时光也从不等人。


黄少天又在窗户的另一边写“少天”,彼时那边的“文州”已经要滴下来了,黄少天没由来就有点难过,索性翻出了老报纸把窗户擦了个干净。玻璃窗外依旧是永远阴沉的冬天,萧索的白,沉寂的黑。


喻文州这边就听噹一声,电话就显示断线了,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再打过去就已经关机了,他本来想告诉黄少天自己回来会晚一点,倒不是拍摄有什么问题,而是忘记提前买票的结果,只得拜倒在中国的春运上,十几亿的人口到底不是说来玩儿的,左右托人才总算买到年前回广州的票。心里想着黄少天要是知道肯定得骂一天广告商了,想到黄少天炸毛起来又觉得很好玩很可爱,就想逗逗他了。手机联系不了的话,就电脑好了吧,喻文州忽然有些感谢自己生在了一个智能时代。


「少天在吗?手机摔了?还能用吗?」


他这样发过去,等两分钟也不见人回,顺便就开始列时间表,他有这个习惯,按事情的轻重缓急来,一件一件安排好,第一排写着「给少天新年礼物」,又在礼物后面打了个问号,他盯着那个问号,开始想要送什么好,给最特别的人要最特别的礼物,这个时候电脑叮了一声,他循声看过去:


「啊……手机内屏又给摔坏了,这几天联系肯定不方便,所以我们就直切正题吧,文州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还想说一起筹划一下新年公会活动,这下看来多半没办法了hdobfry'gkonufshngcb」


喻文州轻轻地笑了一下,他想这个时候黄少天一定趴在电脑滚键盘,满脸写着“我不高兴”,要是自己在的话肯定已经扑上来了,他的少天啊……这么可爱。


他想了想,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键盘上,哒哒哒的声音落在空荡荡的旅馆里,有些空寂,喻文州却觉得此刻热闹温暖极了。


「就要过年了,不要太难过吧,等我回来。」


黄少天奄奄地趴在书桌上,眼睛瞟到了喻文州的消息,一下子坐起来,手也跟着啪啪敲键盘。


「那你什么能时候回来?票定了吗?拍摄应该不会很久吧,他们也要回家的嘛。」喻文州略一思忖,最后写:


「过年回不来了,没买到票。可能得在北京一个人过年了,今年不能和少天一起了。」


回车,发送。


“叮——”


黄少天抬抬眼皮,就给定在了原地。


不回来……吗?


两排字像王杰希的寒冰粉,一下子就把他冻住了,本来就凉的手僵硬的无知觉。又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他向雾蒙蒙的窗外看过去,才擦干净的窗玻璃上又结一层水汽,透过去隐约能看见簌簌的雪,白茫茫一片。


文州,我这里下雪了,你怎么不回来呢?


室内外都很安静,黄少天觉得心里也很安静,他呆愣了会儿,忽然想,他们难道是不被祝福的吗?


他站起来转身走出去,蓝雨的大门外是依旧喧嚣热闹的主干道,和他从窗户看到的蓝雨后院不一样,这里是充斥欲望和梦想的大都市,川流不息的车亮着灯,在阴沉的冬天也依然闪亮,车灯在瑟索的暮色里亮成流动的海。先前的一点雪还没来得及在路面安息,又给风不知吹哪里去,或是化在了这流动的海里,消弭无形。


黄少天站在台阶上看了会儿,给冷风吹得清醒了,又觉得难过。这时候微雪也没有了。他长舒口气,白色的雾气马上消散无形。


回到房间,身子才稍稍暖和一点点,活动了两下手关节,他又看了眼喻文州的聊天界面,有新消息。


19:23 「少天?」


19:24 「生气了?」


19:24 「是我不好,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票买到了的,就是会晚一点,大年三十早上的飞机,中午点能到。」


19:26 「少天?只是想逗逗你的,还在吗?」


发出这条消息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后悔得不得了,他盯着聊天界面,黄少天始终没回,就开始心慌。不知道对面的人怎么个情绪。又想到自己可能过分了点,黄少天似乎一直很在意今年,好像也一直忘记了问他为什么,一时间懊恼的不行。


这边黄少天看了消息,心里面懵了个逼,五味杂陈都涌过来,很不是滋味。他又愣了片刻,忽然打字:


「文州,你那里下雪了吗?」


电脑“叮——”的一声,喻文州赶紧看,连着看了好几遍,实在不知道对面的人是个什么情绪,只觉得文州这两个字怎么越看越别扭呢。只好如实回复:


「下了,这几天都在下雪,积了厚厚一层,很美,想你看到了会很高兴。」


敲了回车,又说:


「是真的会回来,不要难过。」然后又删了。喻文州也懵,不知道怎么说,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如现在就回去来的好,能抱住人,一个吻就好。


黄少天看到了回复,隐了界面,哒哒哒两下在百度上输入“北京天气预报”。上面显示,大雪,小雪,大雪。恰好到新年。
他又查广州到北京的飞机,没了。查火车,还有几个位。当下毫不拖泥带水,点了购票。


又跟喻文州发消息,


「我刚买了到北京的火车票,飞机没了,你把你的票退了吧,我过来。应该后天晚上就能到。」


喻文州一看,嗯?这是过来兴师问罪?赶忙问:


「怎么要过来,人生地不熟的,在这儿过年吗?」


黄少天忽然笑起来,望了眼窗外,隔着水汽隐约能见卢瀚文的身影,蹦蹦跳跳地往食堂去。


啊……该吃晚饭了,黄少天忽然觉得心情也好起来。他转过头来打字,


「没有生气了,就是想你了啊,想过去看你,能早一天看到你也好。在哪过年都一样,反正你在身边就好,就当今年最后的任性了,过来和你一起过年,一起看雪。」


黄少天笑着点了发送,也不再看聊天框,伸了个懒腰,活动两下筋骨吹着口哨往食堂去。


隔日就上火车了,下午的票,坐到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火车还有一两个小时到站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按捺不住激动了,说不出来的感觉,要坐车去另一个城市去见爱着的人,光是想起来就已经让人觉得幸福了。二十来个小时的旅程忽然都变得有了意义,沿途萧索的风景也变得灵动起来。他又拿出还剩一点电的平板,敲喻文州。


「我就要到啦,你到哪里了?」


喻文州几乎是秒回,跟着就来了回复,


「已经到了,在大厅里面等着,真希望火车还能再快一点,就能再快一点见到你了。」


黄少天看到就耸着肩膀笑,说这人怎么这么不知羞耻,绝对是故意的。


「变着法撩我很有成就感哈,你是不是还这样撩过其他女孩子?」


「怎么会,我只是少天一个人的啊,在你之前,我只是我自己的。」


「切,一点也不相信。你有证据吗?」


「没有啊,但我知道从此以后我的每一天都是你的,等未来变成过去,你陪我见证岁月,这样我的过去未来都属于你。」


车窗外的风景从黄少天眼底飞速远去,过去的就成为过去,而前面的还未到来。他拥有此刻的风景,正像人生。


于是他打字:


「算了,我只要你的现在,我要宣示主权了,你的每一个现在都属于我!」


当然要现在了,因为未来也会变成现在。


等待也终究会等到远方的人。


黄少天提着行李在人山人海里寻觅喻文州的身影,人潮和广播声交错,此起彼伏,偌大的火车站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要找到一个人多不容易。他放眼望了一圈,低头摆弄平板,


「我到了,但我觉得我找不到你,人太多了。」


「那你就不要乱动,我来找你,知道几号门吗?」


「四号吧,这里有个卖米线的老大爷|


他还没有输入完,喻文州的消息又过来了,


「我看到你了,回头吧。」


黄少天依言回头,喻文州站在人海里冲他笑。


两个人在外面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回旅馆了,旅馆是小小的双人间,布置却很好,看得出是喻文州的品味。黄少天在大床上滚了一圈,长长的舒了口气。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乖巧地坐起来,嚷道:“有礼物!但你之前骗我,所以不给你了!”


喻文州把东西放好,笑着说:“要什么补偿才给我?”


“嘿嘿,你猜?”


“这个怎么猜呀,你都主观决定好了。”


“那你过来。”


喻文州依言走过去,坐在床边,“你说。”


黄少天就扑上来,把喻文州压在床上,膝盖抵住喻文州的大腿,双手钳住手腕,靠近他的耳朵,狡黠一笑,虎牙刚好露一点出来,像刚长大的老虎,本性刚刚暴露出来,“猜到了吗?”
喻文州眨眨眼睛,故作不懂,“还是没有啊。”说罢一个翻身就势吻下去,黄少天架不住攻势,直嚷嚷:“你骗我你还不补偿我,喻文州你没人性啊——!”


“明天带你出去玩儿,有礼物……好了少天……”


然而黄少天一觉睡到了中午,连着火车上的觉也给补回来了。出去的计划就此推迟,等解决了午饭已经下午了。外面下着雪,整个北京白茫茫一片,而节日的红就显得越发显眼。


就近游了些地方,在胡同里走街串巷,都静悄悄的,青砖房檐上堆起厚厚一层雪,还挂两个灯笼。路上人已经很少了,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却都欢声笑语。毕竟大年三十,谁家不团圆呢。喻文州牵着黄少天,在长长的巷子里走,踩过被雪覆盖着的路,都不说话,漫天飞雪簌簌的下,一切都刚刚好。


冬天日短,早五点过就已经暗下来了。他们找了家还没关门的小店,要了一点酒,店里的暖气开的足,手脚很快就暖和起来。


事实上谁也没喝酒,吃了饭又到处转悠,冬夜实在冷,两个人寻了家小店坐着烤火,听店家闲谈,说东边儿有座石桥,晚上人少,适合散步。两个人还听出店家要收拾东西回家了,在下逐客令了,付过钱就过去了。


外面有小孩放小炮竹,咯咯咯的笑声传很远。


桥上站定,黄少天搓搓手,哈了口热气。喻文州把他冰凉的手拢过来,问他:“要不然回去了吧,外面太冷了。”黄少天笑笑,“不,还有一会儿就过年了,过了再回去吧。”


喻文州从口袋里掏了个东西出来,俯过身子绕过黄少天脖颈,黄少天低头看,就听见喻文州说:“本来在想新年给你什么礼物好,思来想去又实在想不到什么特别的,只能俗气一把了,去定了个戒指,样式我画的,你的冰雨和一个六芒星阵,想着外面都说剑与诅咒,也是这个意思。又想你要用手打游戏呢,就穿成链子了,少天,新年快乐。”


黄少天把戒指拿起来看,暗淡的夜色也掩不了的别致。


“够了,我很喜欢,文州,新年快乐。”


黄少天笑,眸子里落满火光,雪息在他肩头,发稍,白色的一团团飞舞在夜晚的北京城,拥抱整个世界,拥抱着他们,又随烟火气息进了万家。


黄少天左右看看,桥上只他们两人,几盏路灯还照着亮,昏黄的灯光把雪点子裹成光团,看着也让人觉得这冬夜来的柔和。他握紧喻文州的手,笑着凑上去,接触到凉凉的唇瓣,忍不住去温暖,反而被喻文州搂紧了,直直探进去,心里面烧起火来,谁也不觉得冷了,只感觉快要在吻里燃起来,在寒夜燃起来。喻文州攻势渐缓,细细挑动着,致命的温柔包裹了黄少天,细水长流竟比干柴烈火来的要人沉迷,他们都沉溺着,雪花依然飞舞着,苍穹之下只得拥吻的二人。


而零点的钟声敲响,烟花从河对岸亮起来,伴随着炸裂声,在夜幕铺开新年的画卷,用生命极尽绚烂缤纷,照亮整个夜空。新雪在祝福他们,烟花在祝福他们,整个世界都在祝福他们。
黄少天忽然笑出声,喻文州才慢慢放开他,抵着他额头,轻声问他笑什么呢。


他转过身,张开双臂,夜幕下的烟花依然绚丽,都成他的幕布,喻文州听到他在不断绽开的烟花声里说:“我高兴啊,你看世界都在祝福我们,我想这会儿要是能永恒就好了,可我又不想,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和你一起完成,这样的夜晚也不会只有一个,蓝雨的冠军也还会有很多个,不过你只有一个,文州,我真的好高兴能遇见你。”


他又转过去抱住喻文州,闭上眼,听喻文州的心跳声和焰火声。他甚至觉得自己听见了雪落的声音,像涟漪一样,他感觉自己拥抱着世界,甘愿在这场雪里等一个永远,甘愿就此沉沦,他听见喻文州轻轻笑出声来,“谁说不是呢?遇见你我可是真幸运。”


end.

2018.05.29 燁顥祝叶修生日快乐🎂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叶修,生日快乐 !

土土土味情话

今天化学老师还在说呢
ZnSO4+Mg=MgSO4+Zn
你的美偷走我的心💞
最土最土的情话,最真最真的感情

【双叶and伞修】清明时节雨纷纷

愿离人黄泉安眠
愿留人俗世安好

漫漫红尘为谁吟:

#清明节安康#
#各位懂的肯定是be#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不喜轻喷#
#今天的文依旧短小精悍呢#
2025年春。
叶修和苏沐橙并肩走向南山公墓,将一束白花放在墓碑前,墓碑上的少年笑得一脸灿烂,可惜早如昨日阳光,消逝得无影无踪。
“这次怎么买的白色花?”叶修转头问苏沐橙。
“轮到这种颜色啦!”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俏皮地说,“哥哥看多了那些七彩斑斓的花也该看厌啦!对吧哥哥。”
一阵风吹来,树叶被吹得刷刷响。
叶修不置一词,静静地看着眼前和故人长得差不多的女孩对着墓碑絮絮叨叨地唠叨着,从自己在兴欣呆的近况再到和楚云秀一起逛街看了什么电影,像是唠家常一般。
叶修没有什么话想和苏沐秋说的,他不像苏沐橙那样什么琐碎的小事都说出来,他一直都相信,苏沐秋会跟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共创一个又一个荣耀。
虽说走这条路的一直都是自己。
但苏沐秋永远活在自己的荣耀里。
有时叶修也会在一个无风的夜晚想到苏沐秋,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苏沐秋还活着他的荣耀会是怎么样的,想到苏沐秋拿来记录他们胜负的小本本,叶修总会笑出声。
对于苏沐秋的死,叶修在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心就像被挖开了一个洞,痛得他无法感知,无法呼吸。他不相信这么一个少年就这样被一场事故带走了生命,不过就在那一瞬间,如果,如果自己可以陪他一起去,事情会不会就不一样?
可惜没如果。
上帝太喜欢苏沐秋了,不愿意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浪费光阴。
叶修这样向苏沐橙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苏沐秋总喜欢说,人生的路还是很长的,其实,人生的路可没有那么长,上一秒你还在侃侃而谈,猖狂不羁,下一瞬你的生命就有可能画上休止符。
“我看到果果了,哥,我们明年继续聊啊。”苏沐橙拍了拍墓碑,“现在是我拍你头啦哥哥,我长高了哦。”
“走了。磨叽啥?我还要抢boss呢。”叶修叼着烟说。
“知道啦,小心果果看到打你。”苏沐橙指了指叶修嘴上的烟,叶修耸了耸肩,随着苏沐橙走出了墓地,就在苏沐秋的墓碑快要消失在视野中时,叶修转头,望着苏沐秋的墓碑,在心里说了声。
再见。
我会继续我们的荣耀。
—————————————
2029年。
叶秋将车停好后,只身一人走到了南山公墓。
天空下着小雨,叶秋撑开伞,慢步走向两座墓碑前。
墓碑前的花开得正鲜艳,想必是刚放上的,叶秋松了口气,他实在不会和苏沐橙相处。
“哥,我来看你了。”叶秋将花放在墓碑前,又顺便把另一束花放在隔壁的墓碑前。
叶秋是在前几个月才得知叶修的死讯的,当时他远赴美国出差,等他回来时,周姨肿着眼睛对叶秋说出了这一可怕的事。叶秋当时整个人就呆在那了,大脑立刻当机。
叶修死了?
一直骂自己笨蛋弟弟的混账哥哥消散在这世上了?
再也不复存在了?
叶秋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出门前叶修还活蹦乱跳在那守着电脑抢boss,叶秋当时还强行把电脑屏幕关了并让叶修照顾好小点来着。
如今呢?
他没有遵守他的诺言。
周姨低低的抽泣音将叶秋的注意力拉回。叶秋突然明白一件事,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要撑起这个家,不能让它塌了。
这也是他的家。
自己再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叶秋安慰了周姨好久,又安排其他佣人按照往常一样干自己的活,又跑去安慰悲痛欲绝的父母。
这一来二去,居然捣鼓到十二点。
叶秋也不想吃饭了,他推开房间门,整个人瘫在床上,扯过被子盖在头上,眼神空洞无神,连悲伤都不曾拥有。
叶秋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是在小时候嬉笑打闹抢对方东西的时候?还是在被小混混围住勒索的时候叶修冲过去抱住小混混的腿大喊笨蛋弟弟快跑的时候?亦或者是在他从公园里抱回一只脏兮兮的小狗说要养的时候叶修一脸嫌弃但还是帮叶秋请求父母的时候?
叶秋不知道。
他没有想到叶修在他生命中已经变得如此至关重要,他更没想过假若有一天叶修永远离开他的时候他的生活怎么过。
其实自己对叶修的心意,早已在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了。
每日每夜辗转难眠,习惯性的帮叶修收拾书包,每次起床后总会跑的叶修房间准备喊人起床,推开门看到空荡荡的床才发现叶修离家出走了。
那空荡荡的床,就像叶秋空荡荡的心。
巨大的空寂感,压的叶秋喘不过气来,
叶秋为了逃避这个现实,便发疯似的学习,不断的做题,做题,每天深夜时,叶秋总在写作业。
让自己忙到忽视这件事,忽视掉叶修已经不在家的事实,忽视掉自己内心的空寂感。
虽愚蠢却很有效的方法。
其实叶秋心里还有一些期盼,期盼他会回来,嘉世的每一场比赛他都认真的看,看着叶修操控的一叶之秋在台上创造荣耀的时候,他的心情也为之雀跃。
但至从第四赛季以后,嘉世的情况急转直下,叶秋在第四赛季讨厌上了霸图,然后是蓝雨,然后是微草。
在嘉世宣布了叶修退役了之后,叶秋手上拿了的签字笔从手中滑落,沿着桌边摔到地上。叶秋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盯着那条新闻看了好久,好久。
他是不是要回来了。
他没有。
叶秋明白,虽然叶修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但是他骨子里的倔强,是改变不了的。
因为担心他,他给他发了条信息。
他说他在嘉世对面的小网吧里做网管。
怕他受委屈,叶秋头一次翘掉了工作不远千里从B市赶到H市。
只为看他一眼。
看他生活的好不好。
叶秋回来后,继续等着叶修回来。
他终于回来了。
在世锦赛过后,叶修真真正正的回来了。
可惜不过四年的时间,他又走了。
这次是再也回不来了。
叶秋空洞无神的眼睛终于恢复了点光亮。一滴眼泪悄无声息的滴落在被子上,洇湿了一小块棉花。
骗子。
说好的回来呢。
为什么又走?
叶秋伸出手,想是抓住什么,但抓住的不过是一团空气。
什么都没有。
墓碑前,叶秋静静站在那好久,最终还是苦涩地开了口。
“哥,小点死了,这次是真真正正的死了,它生病了,很严重的病,我让医生实施安乐死了。当时它的眼睛里好像有水雾,小点也舍不得我们,哥,没准你可以看到它咧,你得帮我照顾好它。”
“哥,突然发现一件事,人死了,不过是悼念一下,就过上正常的生活了,这个世界好冷。而且发现,我也是这样。”
“哥,你的荣耀登录器我没扔,还让人帮我弄了张账号卡,玩了好几天发现我真的不会玩,不许嘲笑我。”
“阿修,每次经过你房间我心里都好痛。”
“阿修,我好想你。”
“阿修,我爱你,虽然你爱的不是我,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一阵轻风吹来,轻抚着叶秋的衣摆,叶秋琥珀色的眼眸中,早已被悲伤淹没。
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
有些人,却怎么也回不来了。


炒鸡炒鸡带感的一首歌!!!
本人听时总是不自觉的想要跟着节奏move
听完心情莫名也变得很好
我觉得是首很酷的歌(强推!!!
抖音里安利的)